txt電子書下載網 > 女生小說 > 西荒記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嚴刑逼供
    景翀說的還不算難聽,大家都還能接受。

    此時,孫倉也走了上來,“我同意景翀的說法,姓步的,我打心眼里就沒看起過你,你不就是方寸山的一個小小的尊主么?若不是礙著我兩兄弟的面子,你憑什么進入這馬天學院之中?我勸你還是見好就收吧,別在這里爭辯了,好好修煉你的實力,等你真正有本事了再來說話!”

    這句話可真是點到了步德索的肺管子,但見他小眼睛瞪的滾圓,八字胡好懸沒翹到臉上去,滿臉通紅之色,然后忍不住的破口大罵,“哦!我明白了,姓景的,姓聶的,姓孫的,我特么瞎了眼了把你們三個當做兄弟,原來在你們心里我特娘就是個要飯的,就是個臭不要臉的,求著你們混飯。能說出那些話,可真是讓人心寒呀,我為你們出生入死那么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竟然這般的無情無義!”

    還真的沒有想到,平日里好到尿一條褲子里的四個人因為一件小小的事情鬧翻了,辛痕守臘看的明明白白,可內心之中還是有些不信,但看到幾個人真的吵起來了,多多少少還是有點替步德索不值。

    “是呀,你們三個打小就是過命的交情,就特么我是半路殺出來的,好,你們不仁,我也不義,好聚好散,惹不起,我躲得起!”說完,步德索甩袖子就要離去。

    可就在此時,景翀一閃身擋在了他的面前,展現的咄咄逼人,同時他沉著臉說道,“步德索,你要走可以,先道歉,對聶海淵道歉!”

    景翀這么一說,步德索頓時怒不可遏,他推了一下景翀的手,然后怒色說道,  “憑什么?我又沒有對不起他?”

    面對步德索如此表態,景翀變了個人一般,也頓時翻臉,“憑什么?就憑你冒犯了我們兄弟,今天不道歉,你別想走出這里!”

    說完,景翀伸出一掌就朝著步德索心口拍去,所使用的正是他的壓箱底的法術,八卦掌。八卦掌灌輸了七成的力量,倘若拍在了步德索的身上,也最夠讓他一命嗚呼的了。

    可好在步德索也不是一般人,身形一閃掌風擦著身體就打了出去,然而還不待他站穩腳步,景翀一個轉身,曲手成抓狀再次朝著步德索后心抓去。

    與此同時,聶海淵孫倉同時上來,兩個人你一拳他一腳的,很快就將步德索踢翻在地。

    “你們這群小人!我步德索真是瞎了眼了,竟然把你們當做兄弟,好,既然不讓走,那么就殺了我呀?我姓步的還是有這點骨氣的,可是不要忘了,就算是殺了我,我也不會向你們低頭的!”步德索朝著虛空破口大罵,聶海淵七手八腳用捆仙繩將之綁住。

    “道歉不?”聶海淵瞪大了眼睛在步德索的身上又喘了幾腳,步德索有是一陣破罵,“姓聶的,你不要再惺惺作態了,讓馬元帥殺了我吧,我就是得罪了你們,但是這一次我絕對不會服軟!”

    “得,你這可真是茅房里的石頭又臭又硬,機會我是給你了,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聶海淵大喝一聲,然后沖著馬元帥擠了擠眼睛

    。

    “既然步德索承認與這兩個人同謀,那就一起關押下去吧!”誰也沒有想到,最后竟然還為安插了這么一個罪名。

    步德索那個罵就甭提了,隨后那兩個人也被押了下去,所謂的監牢不過就是個禁閉室般的幾間房子,兩個人被關在了里屋,步德索則被拉了出來在隔壁再次審問。

    那辛痕守臘二人就在隔壁,聽得清清楚楚,審問步德索的正是景翀與聶海淵。

    景翀說,“步德索,你說吧,跟那兩個人什么關系?”

    步德索扯著嗓子,喊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步德索行的正走的正,不怕被你們陷害!”

    聶海淵啪啪就是幾巴掌,隨后說道,“景翀,  就不要對他對費唇舌了,直接上家伙吧!打!”

    說打就打,打人的鞭不是普通的鞭,而是打神鞭,這是專門針對修士的一種法寶,打在人身上,連靈魂都要顫抖,是一種極其嚴酷的刑法。

    隔壁屋只聽到一連串的鞭打之聲,數了一下,竟然有一百多條,步德索也真是個漢子,被打了那么多鞭子,還在那破口大罵。

    “打,接著打,步大爺皺一皺眉不是個好漢!”隨即又是一陣凄慘的叫聲,那叫啥真的堪比鬼哭狼嚎,讓人心驚膽寒。

    “步德索,步大哥,要不這樣,打了半天了,我們也出氣了,你就服個軟,我把你還帶回去如何?”景翀的聲音再次從隔壁間傳來,辛痕與守臘兩個人面面相覷,但并沒有說話。

    “不可能,我在你們那連條狗都不如,想打就打,想罵就罵,這會還想讓我服軟,不可能,這一次就算是死也不可能!”步德索凄慘的笑著,同時又啐了兩人幾下。

    緊接著又是一連串的鞭打之聲,可打著打著,兩個人好像累了,這才說道,“算了今天先打到這里吧,明天看他服不服,倘若不服接著打咯!”

    說話的是景翀,好半天后,才聽見聶海淵說,“景翀呀,你就是有點婦人之仁,以我看,這小子不知趣,直接弄死得了,反正有八王子為我們撐腰!”

    “說是這樣說法,可我們也要為八王子想想,反正這小子又跑不了,明天接著打就是!今天也累了!”景翀說著,聶海淵這才點了點頭,“好吧,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來!給他送回去!”

    兩個人說完,押著步德索走進了辛痕、守臘所在的那間房,兩個人都被捆仙繩鎖著,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此時門一開,三道身影走了進來,首先進入眼簾的正是步德索那血淋漓的模樣。

    看他蒼白的臉,氣息浮動,很顯然受了不輕的傷,但兩個人還是防備的心理很強,只是用眼睛看著,并沒有說話。

    “噗通”一聲,步德索被推到在地,景翀與聶海淵二人轉身離去。

    步德索好像被摔暈了,整整一個時辰的功夫才“嚶”了一聲醒轉過來,“呃,痛煞

    我也!”

    呻吟了半天,步德索睜開了眼睛,然后又是一陣破罵,“姓景的,姓聶的,姓孫的,你們這三條狼呀,狼崽子,沒心沒肺,這么坑害老子,老子做鬼也不放過你們!”

    又罵了好長時間,夜也已經深了,可就在此時,門又開了,走進來一人,定睛一瞧不是旁人,正是景翀,此時的景翀手里拿著血氣鋼刀,走路一搖三晃的,并沒有理會那兩個人,而是徑直的來到了步德索的身邊。

    “怎么樣?步德索,那會人多,我怕你下不了臺,這會想清楚沒?你認個錯,我這就放了你,怎么樣?以后你還跟著我們混!”景翀看似拉攏的話語,聽起來盡是嘲諷的意味,步德索不聽還好,一聽到這番話,頓時勃然大怒。

    他瞪大了眼睛,朝著景翀“呸”了一下,然后又是一陣破口大罵,“景翀,你還嫌羞臊的不夠呀?這個時候還假惺惺的在這里演戲,我勸你別枉費心思了,步大爺橫下心只求一死!”

    看到步德索如此模樣,辛痕與守臘二人打心眼里佩服,這種剛正不阿的精神,與他們兩個頗為相似,都是錚錚的硬漢子。

    可不知道內幕如何,兩個人也不敢輕舉妄動,只是瞇縫著眼睛,假裝睡覺。

    “啪!”真的沒有想到,步德索話音剛落,景翀就朝著他臉上來了一個巴掌,這一巴掌打的挺狠,步德索被打的一陣暈眩,好長時間才恢復了過來。

    恢復過來后的步德索發了瘋的一般沖著景翀大罵,由于他雙手被捆著,伸長了脖子用嘴去咬景翀,那哪能咬得到,反而迎來了景翀用刀反復的挑釁。

    就在此時,步德索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雙手一攢力氣,捆仙繩竟然開了,這或許是一種疏漏吧,捆仙繩一開,他周身上下頓時來了力量,趁著景翀還在嘚瑟之際,他冷不丁搶過對方手中的刀,毫不猶豫的朝著對方心臟方向刺去。

    “噗!”一聲輕響真而切真,血氣鋼刀插入心臟半尺來深,眼看著刀尖都要從后心出來了,鮮血飛灑,景翀面色慘白,眼睛一翻倒了下去,鮮血頓時染紅了大地。

    “特娘的嘞,我讓你狂!”步德索一刀殺了景翀,還不解氣,最后還在他的身上踹了兩腳,一轉身這就要逃離而去。

    剛走到門口,步德索又返過身形,正好與辛痕,守臘二人相對,此時的兩個人早已經從地上站了起來,一雙雙眼睛瞪的滾圓,看了一眼血泊之中的景翀,又看了一眼步德索,臉上盡是不可思議的表情。

    “還愣著干什么?趁著沒人還不快走?”步德索看了兩人一眼,然后呼喝了一句。

    兩個人遲疑了片刻,  隨后點了點頭,太腳步來到門口,步德索幫二人解開了繩索,這才說道,“這會正直深夜,我們出其不意的從后山逃離!”

    辛痕、守臘二人再次點頭,可以看得出來,對于步德索的行為,  他們非常的認同!

    (//)

    。

    。
河北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