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美女總裁的兵王高手 > 第858章 讓人不敢直視
    事已至此,金元武不敢在這里多加停留。

    拖著沉重的身體向樸家外面走去。

    金元武不是不想走快,而是真的走不快。

    一個神仙般的存在,突然被打落凡間,失去了所有法力,一定會有不適。

    再加上之前與陳東對戰,被陳東打成重傷,現在金元武能站起來走路都已經不錯了。

    “多謝小友。”

    金元武離開后,樸正泰對陳東謝道。

    “我也是為了自保而已。”

    陳東實話實說。

    樸正泰看著陳東,眼中多出了一些神采。

    陳東從被偷襲到解決掉金億豐父子,神色從未改變過,是那么的從容與淡定。

    “這番心性,以后必成大業。”樸正泰心中想著。

    “陳東,你不要緊吧?要不要送你去醫院。”

    蘇羽沫向陳東跑過來,關心的問道,并且上下打量著陳東的身體情況。

    此時蘇羽沫已經顧不上這里有多么惡臭,看到讓人有多么惡心,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陳東身上。

    “傻丫頭,我能有什么事,再說我就是神醫啊,還需要去什么醫院。”

    陳東微笑著對蘇羽沫打趣道。

    “啊?對啊!”

    蘇羽沫這才反應過來。

    剛剛可能是因為過于擔心陳東,所以蘇羽沫才會這樣。

    “說誰傻丫頭呢?”

    反應過來后,蘇羽沫氣呼呼的對陳東說道。

    這是蘇羽沫長大之后第一次表現出小女生模樣,看在蘇海龍眼里讓蘇海龍感到太不真實。

    之前的戰斗已經讓蘇海龍感到太不可思議,這蘇羽沫又表現出小女孩模樣,使蘇海龍感到頭腦暈乎乎的。

    在一個震驚中還未完醒來,又來了一個驚訝。

    “你不傻,最聰明了。”

    陳東對蘇羽沫帶著寵溺的說道。

    聽到陳東這樣說,蘇羽沫羞澀的低下頭。

    “自己這是怎么了?怎么會這樣?羞死人了!”

    蘇羽沫心中想著,恨不得有個地縫都鉆進去。

    剛剛在震撼中走出來的蘇海龍,見到這一幕,欣慰的一笑。

    還有什么事情比一個父親看到自己女兒找到一個愛她,能保護她的男人更加高興的。

    陳東不再多說,今天此次前來是要將樸正泰體內的蠱蟲引出來的。

    這里距離華夏又兩個時辰的路程,這還是乘坐飛機的情況。

    今晚之前陳東要趕回華夏,因為最近龍潭大學實在混亂,陳東擔心劉忻晨的安慰,哪怕是目前有秦天保護劉忻晨,但陳東還是有些放心不下。

    之前金億豐父子有耽誤了陳東的時間,所以陳東要抓緊將樸正泰體內的蠱蟲引出來。

    陳東看得出來,血根蟲是在樸正泰右腳的大腳趾進入體內的。

    血根蟲算是上古時期一種普通的蠱蟲,需要對方的血液與生辰八字,將小草人身上貼上對方的生辰八字,再將小草人與對方血液泡在一起,十四天過后就可找機會將血根蟲引進對方體內。

    所以樸正泰體內的血根蟲要用與樸正泰相同的鮮血才能將其引出來。

    樸正泰目前體質實在太弱,要是再將樸正泰體內的血液放出來一些,陳東擔心樸正泰會挺不住。

    血根蟲布滿在樸正泰下半身的血管中,吸收著樸正泰體內營養的同時也吸收著樸正泰體內的靈力,并且吸食的速度非常快。

    化神后期的修真者體內的靈力是非常雄厚的,但經過這幾天血根蟲的吸食,樸正泰靈海內的靈力已經所剩無幾,可見其吸食的速度有多么可怕。

    陳東只好想其他方法將血根蟲引出來。

    “樸永俊!”

    陳東突然閃到樸永俊面前,大吼一聲。

    “啊?!”

    樸永俊被陳東嚇了一跳,張大嘴巴叫道。

    就在這時,陳東抬起拳頭,使出勾拳打向樸永俊下巴。

    樸永俊還以為陳東要對自己出手,所以被陳東嚇得不輕,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陳東一拳擊中。

    “啊。。。痛。”

    樸永俊捂著嘴巴慘叫著,并且鮮血在嘴里向外流淌著。

    由于剛剛樸永俊長大著嘴巴,陳東又使用勾拳打到樸永俊下巴,樸永俊措不及防咬到自己舌頭。

    “用你的嘴巴含住你父親的右腳腳趾,用力向外吸就可以了。”

    陳東沒有再像樸永俊發起攻擊,而是平淡的對樸永俊說道。

    樸永俊一而再再而三的對蘇羽沫有非分之想,這也是陳東給樸永俊的一個教訓。

    用嘴吸?

    單單看著樸永俊都感到惡心,更何況用嘴吸。

    樸永俊默不作聲,不知道說什么是好。

    答應?

    樸永俊相信自己會被惡心死。

    不答應?

    樸永俊又怕陳東再次攻擊自己,連金億豐父子都不是陳東對手,更何況是一個手無寸雞之力的樸永俊。

    樸永俊不知道該如何選擇是好。

    陳東沒有強硬的逼著樸永俊,而是靜靜的等待著。

    多活一天對樸正泰來說都是一種煎熬,但是樸正泰又不想死,所以在苦苦的煎熬著。

    今天總算讓樸正泰見到了希望,樸正泰怎能放棄?

    “你個逆子,快吸啊。”

    樸正泰對樸永俊大吼著。

    但是樸永俊還是站在原地。

    剛剛在樸正泰身上的膿包里掉出來綠色的蟲子,樸永俊還歷歷在目,這輩子可能都無法忘記。

    可是這時候又叫樸永俊去用嘴巴吸,樸永俊真的無法接受。

    陳東走上前,拿起匕首扎破了樸正泰右腳腳趾上的膿包。

    綠色的蟲子再次掉了下來,讓人不敢直視。

    “啊,痛死我了,逆子你再不過來,你就別想再得到一分錢。”

    樸正泰大吼著,痛的樸正泰死去過來。

    “怎么會這樣?事情怎么會發展到這個地步?”樸永俊心中疑問著。

    樸永俊向蘇海龍遞出求救的眼神,可是見到蘇海龍卻閉上了眼睛,表示了堅決。

    蘇海龍是個心軟的人,同樣也是個聰明人。

    所以蘇海龍想到這一點,所以干脆不去看樸永俊。

    樸永俊無法法,為了自己以后的生活,樸永俊閉上眼睛,鼓起勇氣向樸正泰走去。

    可是每邁出一步對樸永俊來說都是一種煎熬,就像踩在燒紅的鐵板上一樣。

    。
河北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